咨询热线:400-065-6886   天昊基因

中文 / English

主页 > 技术支持 > 科研进展 >

简短却不简单---小编与您共赏外科学《JAMA surgery》顶级期刊钟意的批判性思维letter文章

 


原创 上海天昊生物 
 
Letter文章介绍
早期的科研工作者,很多都是通过“letter to editor-给编辑的信来将自己的科研成果第一时间发给期刊编辑,然后再与广大读者见面的。如今,很多的顶级期刊仍然保留letter文章的篇幅,因为这类文章是学术交流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Letter文章主要可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类似于篇幅较短的article文章,用于快速的分享前沿、原创性的科研成果;第二种是对其他期刊article文章进行评论;第三种是对本期刊article文章进行评论,这类letter文章的发表意义被很多国际权威杂志所认可,体现了作者期刊读者之间的学术交流,对于深入的学术交流和期刊的发展,都有其长远的意义。
Letter评论文章,简短却不简单
Letter评论文章,虽然短小,但可谓句句是精髓。一篇优质letter评论文章,需要作者对相关科研背景的充分了解、对要评论的article文章进行细致全面的解读,并能结合自己的临床和科研知识提出专业的评论和见解。作者在撰写过程中需要批判性思维,同时也需要缜密的思考和辩证思维能力来获得权威期刊编辑和其他专家的认可。

 


今天,小编就和大家一起阅读一篇新鲜出炉的letter文章,于202116在线发表于外科学顶级期刊《JAMA surgery<IF:13.625>,其作者为浙江省人民医院魏芳强博士,题目为“Preoperative Model and Patient Selection for Neoadjuvant Therapy for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图片


 

文章基于美国肝胆胰协会主席Timothy M.Pawlik教授为通讯作者,20207月发表在《JAMA surgery》上的文章[题为: Very Early Recurrence After Liver Resection for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Considering Alternative Treatment Approaches-肝内胆管癌肝脏切除后极早期复发:考虑其他治疗方法] [1],结合其他团队的相关科研成果和作者的专业认知, 魏芳强博士提出该文建立的术前模型,可能并不适用于帮助临床医生选择肝内胆管癌(ICC)患者进行新辅助治疗。

 

 
作者的具体评论如下
题目:肝内胆管癌新辅助治疗的术前模型和患者选择
我怀着极大的兴趣阅读了Tsilimigras等人[1]最近发表在《JAMA surgery》上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Tsilimigras等人提到,他们开发了一个术前模型,以帮助临床医生选择肝内胆管癌(ICC)患者进行替代治疗,如新辅助治疗。我想讨论一下我对这篇文章的一些担忧,并想说明这个模型在临床上可能是不可用的,具有误导性。
该文作者从一个国际多机构参与的数据库中收录了880例因ICC而接受治愈性肝切除术的患者。在即将手术前收集了ICC患者术前的临床病理资料。基于术前变量的多因素分析,人种(OR1.7995%CI, 1.23-2.60)、肝硬化(OR2.0695%CI, 1.25-3.40)、较大体积肿瘤(OR1.1295%CI, 1. 06-1.17)、较多数量的肿瘤(OR1.3695%CI1.15-1.60)、术前影像学检查存在可疑/转移性淋巴结(OR1.9095%CI, 1.28-2.84)与极早期复发高度相关作者将患者分为低危、中危、高危三类,结果显示,风险水平越高,生存率越差。
根据作者的观点,有可能发生极早期复发的患者应考虑进行临床试验、新辅助治疗或其他非手术治疗模式。诚然,该模型是基于那些即将接受或计划接受治愈性手术的ICC患者的数据开发的。在这样的研究中,有很强的选择偏倚,这一点似乎被作者们忽略了。如果能在手术前的一段时间内,如1个月、3个月、6个月、12个月等等,通过常规的体格检查和影像学检查来收集数据、检测患者的病情,将会更有趣和有用。患者在手术前接受新辅助化疗并评估其疗效肯定需要一定的时间。同样重要的是,应该提供足够的时间,在患者最早的状态和检查报告之中来考虑非手术治疗方案,而不是匆忙做出决定。但目前的模型是刚好在治愈性手术前开发的,因此并不适合新辅助化疗的术前预测。
有趣的是,有报道称,新辅助化疗后再进行手术治疗局部晚期病灶的ICC患者,其短期和长期效果与单纯手术治疗的初始可切除ICC患者的相似[2]。最近有学者提出,联合化疗和选择性内放疗(SIRT)作为不可切除的ICC的一线治疗,表现出抗肿瘤活性,且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可降期至能接受手术治疗[3]。综合来看,新辅助化疗在ICC手术前的作用仍不明确。从手术前的密切随访开始,认真评估ICC患者不同阶段的病情,以全面及时地评估疾病状态、确定手术指征、考虑治疗方案是必要的。
根据上述顾虑,笔者认为这种术前模型可能不适合用来筛选可进行新辅助治疗的ICC患者。

 

 
与学术大牛的在线讨论
魏芳强博士的letter文章在线发表后,Timothy M.Pawlik教授团队也在第一时间就魏博士的评论发表了他们的回复,针对魏博士的评论和疑虑进行了更深入的探讨,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击链接阅读: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404601/



 

Reference
[1] Tsilimigras DI, Sahara K, Wu L, et al. Very Early Recurrence After Liver Resection for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Considering Alternative Treatment Approaches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0 Jul 8]. JAMA Surg. 2020;e201973. doi:10.1001/jamasurg.2020.1973
[2]Le Roy B, Gelli M, Pittau G, et al. 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initially unresectable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Br J Surg. 2018;105(7):839-847. doi:10.1002/bjs.10641
[3] Edeline J, Touchefeu Y, Guiu B, et al. Radioembolization Plus Chemotherapy for First-line Treatment of Locally Advanced Intrahepatic Cholangiocarcinoma: A Phase 2 Clinical Trial. JAMA Oncol. 2019;6(1):51-59. doi:10.1001/jamaoncol.2019.3702

 


顶刊需要的顶尖团队的科研成果,也需要来自于您的不同的声音。
科研小伙伴也需要多多关注简短而不简单的letter文章哦!

 

咨询沟通请联系

18964693703(微信同号)

创新基因科技,成就科学梦想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上海天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沪ICP备17008908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康桥路787号9号楼 邮箱:techsupport@geneskies.com 电话:400-065-6886